文/哈爾濱 王師

 

【曾經是愛滋病的患者,現已康復。心靈法門再創醫學奇蹟!】(附上本人照片)

不孝子幡然悔悟,觀世音慈悲救度

感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

感恩大慈大悲盧軍宏台長!

感恩大家!

我曾經是一個不孝的孩子,在我26歲之前的人生,好比是一段黑暗迷茫的路,我不知道未來會通向哪裡,但我卻深信我想去哪裡就能去哪裡,卻也正是因為這份無知換來的無畏,我用短短一個青春就揮霍盡了我的一生,之後留給我的惡果我不想要,卻沒有人可以替我把它吃掉。

我變成了Gay,也染上了HIV+。我的人生被我一手毀了,我從此被釘上了恥辱的標籤,“同性戀”“愛滋病”。我好想逃啊,走得越遠越好,反正不能更糟了,去哪兒都好。我逃去了北京,提心吊膽,隱姓埋名,和唯一牽掛我的母親幾乎斷絕往來,除了伸手要錢就從來不會主動和她聯絡。對不起,我懺悔。一切所做諸惡業,我今一切皆懺悔。對不起,對母親說、對菩薩說、對眾生說、對自己說。

身陷孽力苦海,苦苦掙扎,在北京的我還在繼續犯錯,最終是我親手點燃了引線,令業障全面爆發,把自己炸成了碎渣。支離破碎的我最終還是選擇了回家。不為別的,家裡有個傻傻的媽。

她從杭州飛了回來,看到輪椅上的我,笑,故作堅強的傻笑,。覺得沒有什麼病醫院治不好。確實很多病醫院都能治得好,但是你沒錢,那就一定治不了。說是不幸其實必然,多方確診我罹患了“急性格林巴利綜合徵”,一種說不上罕見,但卻難以治癒的神經內科疾病。

生日前後20天,令雙下肢麻木痠軟的病毒蔓延到了我的整個四肢,我站不住了,走不了了,漸漸我的手也彷彿離我而去,我癱坐在輪椅上等候命運的安排,我啞火了,徹底安靜了下來,這回不逃了吧,我累了,絕望無助的寒冷襲身,那種壓抑的恐怖,我很害怕。

我癱瘓了也和別人不一樣,我是有知覺的,知道疼,而且痛覺更敏感了,神經脫髓鞘,神經元一節節斷裂的痛,痛徹骨髓我也是體驗到了。也感恩這些疼痛吧,沒有痛到讓我自己要解脫的地步,我就放不下,我痛到讓自己要放下的地步了,我就解脫了。仗著年輕挺到耽誤治療,真是傻的可以。不過現在回眼望去,這一切也許都是最好的安排吧,不吃這些苦頭,我能放下一切尋求解脫嗎?答案已經不重要了。

白天輸液,晚上排汗,周而復始,度日如年。母親日漸消瘦,以淚洗面。她已經沒了男人,唯一的兒子也離她而去,她的餘生也許只剩孤苦可憐。但看得出來,她沒有放棄希望,從來沒有!

“兒子別怕,就是把房子賣了,媽也給你治病!”

“兒子啊,想去哪兒逛嗎,等天暖了,媽把你抱下樓,媽在後面推你,咱們就這樣去逛街!”

我多麼想回應一聲“好”。卻只是衝著她無理取鬧,任性咆哮。當時的我已經被慌怒統佔,這是一位母親最後的堅強,卻被不懂事的孩子一次次撕碎,她再一次次粘連起來,擋住風雨做著孩子最後的港灣。

真是個傻媽啊,傻得那麼慈祥,那麼可愛,那麼溫暖,那麼無奈。我都這個樣子了,為什麼就是不放棄我這個將要墮入惡道的不孝的孩子呢?沒有也不需要什麼理由的,這就是母親了,冠以偉大之名。

我融化在母親疲憊卻堅定的眼神裡,媽媽都不放棄我,我就更加不可以放棄我自己,我發誓要好起來報答母親,餘生不再遊戲人間安心陪伴母親,幾年。至於是幾年,我不知道,也許是10年,也許會更短,畢竟對於一個愛滋病人來說,生命還有什麼長短可計較的了,都已經是要死的人了,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但再陪一陪母親吧,儘儘孝道我就是真的離開這個世界了,也不會再有什麼遺憾了。這就是我重獲新生踏上這場救贖懺悔之路的緣起。

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聞聲救苦,有求必應。母親吃齋念佛多年,救子心切,感天動地。我在網上結緣了心靈法門,幾經波折,開始念經,許願,放生。

菩薩大慈大悲,1111日我發願終生全素那天,我順利轉入一家中醫院進行康復治療,那天我也把大悲咒和心經提升到了49遍,之後功課也完整的定了下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病情得到了控制,雖然針灸很痛,但我恢復真的很快,我明白菩薩的加持和醫院的治療缺一不可,心中無限感恩!

深入閱讀:

如何念經? (附計數器)

超渡不求人–什麼是小房子?

治療期間我念誦了49張小房子後就回家療養了,菩薩一路悉心指引,我也得到了妥善的治療。期間一次破冰放生,就令我多日反覆的感冒痊癒。感冒不可怕,可怕的是會引發病情反覆,甚至惡化。

再之後本地共修組師兄主動來詢問,並登門拜訪,幫助我們母子設立佛台,我終於有機會在菩薩媽媽面前跪下懺悔,與媽媽訴說我在這裡吃了些苦受了些罪,但我運氣真的好,有這麼好的媽媽,無論我變得怎麼樣,都不放棄我願意給我機會。我算是臨時抱佛腳了,如果沒有大願力的加持,沒有大信心的堅持,沒有大無畏的勇氣面對現實,我走不到今天,我並不推薦大家向這種情況學習,但即使發生了最壞的情況,也請要相信,一定會有奇蹟發生的,真的會有菩薩來救我們的!

感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

感恩大慈大悲盧軍宏台長!

感恩大家!

以上是轉發當事人王師的現身説法的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