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相遇只是償還:走出化療與白血球過低

所有的相遇只是償還:走出化療與白血球過低

文/寧波 同修  走著走著,花就開了 其實,我很想把這一段經歷,深深埋藏在記憶裡,不去觸碰,不去回憶。或是想像著,有一天它能煙消雲散,完全消失在我的記憶裡,就如沒有出現過。但我更知道,你越逃避,它越成為你的障礙。你唯有接納它,面對它,擁抱它,感恩它,才有能力去放下它。 在那段長達近十個月的黑暗時光裡,我幾乎是一次經歷了前半生所有磨難的總和,流乾了近前半生所有的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