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同修

我的弟弟患上精神病到现在为止已经有26年了,起先不怎么严重,后来越来越严重了,每天就是骂人,妈妈和我们做的饭他都不吃,说饭里有毒,说我们挤尽脑汁想要他的命。

就这样,一顿饭做好,弟弟不吃,妈妈难过得吃不下,我和姐姐更吃不下。夏天吃的东西都容易坏的,没有冰箱,饭变味了妈妈舍不得倒,因为穷,一袋面都没钱买,妈妈跟着弟弟经常吃的是变了味的饭。

别的姑娘回娘家都是高高兴兴的,唯有我们每次去看妈妈和弟弟都有流不完的泪水,伤不完的心。
弟弟的不幸,使我们全家人的心破碎不堪,我们一大家子都在苦水中挣扎和煎熬,在艰难困苦中度日,我妈妈仰头问老天爷:为什么这么不幸的事情会落在我的孩子身上?我今生今世没做过一件亏心事,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呀?

撕心裂肺的痛折磨着我所有的亲人,我们所有的亲人今生今世没有做过一件坏事,老实本分,慈悲为怀,却要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想想心里好难受,像疯了似的,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那时候我们不懂,只能进医院治疗,本来家里很穷可以说已经家徒四壁,这样一来更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而且弟弟一犯病就骂人。不犯病的时候外人还以为他是正常人呢,因为弟弟爱干净,经常把自己收拾的很俐落,陌生人见了看不出他的不正常。但一犯病就乱骂人,结果就被过路人打,可怜的弟弟挨过多少人的打。

有一次被我们派出所新来的一位民警路遇弟弟犯病乱骂人,他二话不说上前就打,打的倒在血泊中爬都爬不起来。

别人看到后赶紧告诉我妈妈,因我妈妈在旧社会时缠过脚的,脚很小,妈妈听了弟弟被打的讯息后跌跌撞撞地赶过去,看到弟弟满身是血,地上也都是血,可怜的妈妈跪在弟弟身边的血地上扶弟弟起来,弟弟仍然一动不动地躺在血泊之中,妈妈只好无助地求路过的好心人帮抬弟弟回家。

由于这么多年以来附近的邻居都知道弟弟的病,怕担当责任而都不敢帮忙抬弟弟。无奈而无助的妈妈只好从中午开始跪在弟弟身边照顾他,直到我俩哥哥晚上从地里回来才把弟弟抬回家。

由于没有条件送医院治疗,只能简单地用水给弟弟洗洗。经历这次的创伤造成弟弟持续近一个月时间没办法下床运动,身上又肿又痛还不愿意吃药。这样不幸的遭遇时常发生在可怜的弟弟的身上,打人者打完了转身走人不顾后果。生活原本就很贫穷,却穷得都得不到安宁,弟弟得不到保护。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患上气管炎,因为没有钱看病,而且孩子又多连饭都吃不饱,结束在大年三十的早上离开了我们,撇下妈妈和我们相依为命,遗憾的是12年前妈妈也离开了我们。

从此,弟弟一个人独自生活,哥哥给买面运水,家里没有安装自来水管,要到村里放水的地方买水吃,就这样煎熬著过日子,可是这么艰难的日子都有人不放过。

在2018年的第一场大雪的一个晚上,就是元月十号左右吧,深夜一两点钟有人在我弟弟的门外打门,踢住的房子的墙,是土做的墙,弟弟有精神障碍,睡不好,听到有人打门,还在门外叫叫骂骂,弟弟唠唠叨叨地边埋怨边开门看看是谁?

门一开,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原来是自家的堂哥和他的儿子,弟弟还问了一句:你们三更半夜不睡觉冒着大雪来这里干嘛?

边说边迈进门槛想关门,结果堂侄上前一把抓住我弟弟的领口出手就打,弟弟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地上了,堂侄进门拿了铁掀朝着弟弟猛打,本来弟弟就瘦的皮包骨头哪经得起这样的毒打,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等他有知觉时身边的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白雪,他想站起来,但尝试了几次都站不起来,再动一动腿,感觉骨头断了,他拖着断裂的腿,只有皮肉带着没有掉下来的脚,爬呀爬,爬回了家,又爬上了床,血流不止,染红了被子床垫,流到了地上。
第二天早上雪盖住了所有的罪证,没人知道这个宁静的夜晚发生在可怜的弟弟身上的恐惧无助的一切。

一天过去了,两天,三天,没人知道,弟弟又饿又冷,又渴,又从床上爬下来,爬在院子里吃雪,只要听到门外有人路过,他就呼唤,但声音太小了,别人就是听到都不敢进去啊。

我大哥住的离弟弟家不远,心想几天没见弟弟出门了,可能是怕冷吧。大哥有气管炎,到了冬天身体很不好,走一步路都喘不过气,还想去扫弟弟门前的雪。

他前几天路过弟弟门前,看到有很多血,也没多想,以为是狗呀猫呀打架打伤的。刚走到弟弟家门口,听到弟弟微弱的声音,他推开门看到,弟弟在抓着雪吃,忙上前去扶,发现一只脚都是红的,血都干了,再一看腿骨断了。

大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叫了三哥和邻居,又打电话报警了,亲人把弟弟送进了骨科医院,可怜弟弟不配合医生,又转到精神病院先治头脑,半个月过去了,精神病治的差不多,可是却没办法做腿的手术,医生说伤口太大,又转院。

半个月过去了,伤口腐烂严重,这家医院又不接收,嫌伤口太大没办法做手术,又被迫转院。当时我们破碎而绝望的心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真的是心像刀割一样疼。

感恩菩萨慈悲保佑安排,我外甥介绍静待花开师兄给我认识,师兄知道我的情况后,安慰我说: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你要好好学佛念经,真的很灵验,精神病是念一个好一个。

那个时候才知道佛法可以改变命运。

抱着救弟弟的想法,让我幸运地走上了学佛改变命运之路。师兄免费结缘给我经书、光碟、计数器,和红袋。我拿到经书后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试着念经做功课,可是怎么念都念不顺,结结巴巴地念不起来,心里好难过,哭着对自己说:再难念也得好好念,因为佛法能救弟弟。

静待花开师兄说过“念一个,好一个”。冲著这句话,再难也要念。

冬天的四五点钟,天很黑,我一个人睡一张床,我就把被子披着念,一个字一个字地念,有些字不认识,就边拼音边念,《大悲咒》一个小时才念一遍,刚开始念得很吃力。还是那句话,为了我弟弟,再难也要坚持。

一个星期后吧,我结结巴巴的念完功课,想在床上躺一会,刚往床上一躺,眼睛一迷,就感觉到,一股白气照着我,我就躺在白气下面,几秒钟,白气没有了,我一骨碌爬起来,感觉是菩萨妈妈加持我了。

我连忙告诉师兄,师兄也说是的。我好高兴,之后的念经一天比一天顺畅了,一个月下来,我居然能流利地念经了,还能背出来几部短的经文。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做功课,一个月后,我想着一定要念经文组合为弟弟消业还债。因为得闻佛法时间短,救弟心切,师兄说经文组合念消业还债的数量比例最起码要1:1(即我自己的经文组合不少于给其他人的)来念。

在刚接触佛法时我许愿:一个月吃两天素,每天听师父的录音。在学佛群里学习了一段时间后,看到师兄们这么精进,我也要向他们学习,于是又许了终生吃全素的大愿。

刚学佛时的放生没有许愿,之后听师兄说要许愿。因弟弟的情况比较特殊,于是我为弟弟许愿:放生五千条鱼为弟弟做功德。到现在为止已放了四千多条。

弟弟几经周折,第一次做牵引,第二次做手术打钢板,顺利地做完两次手术。因为没有钱住院,医生说可以回家养伤,我们哪里还敢把我弟弟送回老家住呀,担心万一哪天晚上他们又去打我弟弟,被人家打死在家里,公安局都没有办法,我们又找不到证据。

出于保护好弟弟人身安全的想法,在那天出院时,我和姐姐商量要给弟弟找屋子,我在心里不断地虔诚地祈求菩萨妈妈慈悲保佑姐姐能顺利找到一间屋子。

但哥哥就想把弟弟送回老家,说城里住着费钱呢。我听了都快急死了,姐姐跑东奔西地在找屋子,我双手合十祈求菩萨妈妈慈悲保佑,一直求啊,求啊,祈求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妈妈慈悲保佑姐姐能找一间屋子,哭着和菩萨妈妈说了好多话。

两个小时过后,姐姐打电话给我说找到了一间屋子,一百五十元一个月房租,她只需打扫清理一下就可以住了。无限地感恩啊,我悬著的心终于落地了。

赶紧双手合十感恩菩萨妈妈慈悲救了我的弟弟,更让我们破碎的心得到了无比的宽慰。之后弟弟每两天换一次药,三个月过后,医院检查下来,连医生都不敢相信,我弟弟的腿伤好得这么神奇。

深入阅读:

如何念经? (附计数器)

超渡不求人–什么是小房子?

医生说:我在医院做过多少次手术,没见过伤口竟然恢复得这么好,还问是谁伺候我弟弟的?哥哥说二姐照顾的,医生走到我姐姐跟前,深情的说:你了不起啊!你每天都给他吃的什么呀?把这么严重病人,让伤口恢复得如此好。我们知道这都是菩萨妈妈慈悲救了我弟弟。

弟弟现在脑袋很清醒,知道和我们拉家常,知道心疼哥哥姐姐为他付出的辛劳,经常安慰姐姐多休息,吃饱点,别饿著。还能坐在轮椅上帮助房东买废品,甚至房东都叫我弟弟给他记数算帐了。

我们所有的亲人真是太高兴了,太法喜了,破碎的心,终于得到了安慰。我姐姐一家人都在修学观世音菩萨法门了,非常感谢大悲大悲观世音菩萨妈妈的慈悲救助和保佑,感恩恩师慈父的谆谆教导,感谢两位师兄的关心。弟弟的第三次手术准备就要做了,他现在能慢慢地自己做饭吃了。

在这里,我特别要感谢静待花开师兄和其他的几位师兄,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她们不辞辛苦,不远万里, 在冰天雪地的大冬天,从外地专程开车来到我们这里,给姐姐家设佛台。

一路在雪地上颠簸,到了姐姐家,一口水都没喝,就忙着设佛台,佛台上所有的佛具都是师兄们免费结缘给我们的。师兄们助缘完设佛台的仪式后,接着又开车赶路了。

真的是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啊,师兄们宁愿大冬天的只喝自己拿来的矿泉水和吃方便面,也不给我们添麻烦和破费。虽然我在外打工,不在家里,姐姐打电话给我说了情况,我被师兄们的慈悲和无私奉献的善举感动得泪流满面,这就是师父常常教导我们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啊。

感恩观世音菩萨妈妈慈悲保佑让我们有幸遇到这么好的法门和师父,师父无我利他的付出,师兄们无私的付出,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学佛?

我的分享到此结束,希望我的分享能让还在犹豫不决的师兄们能够早日树立起学佛的信心,让更多有缘众生能够破迷开悟、离苦得乐!让更多的有缘众生得闻佛法开启智慧,破迷开悟,相信佛法,深信因果,断恶修善,信佛念经!

感恩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

感恩恩师师父!

我在分享中如有不理不如法之处,恳请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慈悲原谅,十方三世诸佛及龙天护法菩萨慈悲原谅!

感恩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