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同修

我的弟弟患上精神病到現在為止已經有26年了,起先不怎麼嚴重,後來越來越嚴重了,每天就是罵人,媽媽和我們做的飯他都不吃,說飯裡有毒,說我們擠盡腦汁想要他的命。

就這樣,一頓飯做好,弟弟不吃,媽媽難過得吃不下,我和姐姐更吃不下。夏天吃的東西都容易壞的,沒有冰箱,飯變味了媽媽捨不得倒,因為窮,一袋麵都沒錢買,媽媽跟著弟弟經常吃的是變了味的飯。

別的姑娘回娘家都是高高興興的,唯有我們每次去看媽媽和弟弟都有流不完的淚水,傷不完的心。
弟弟的不幸,使我們全家人的心破碎不堪,我們一大家子都在苦水中掙扎和煎熬,在艱難困苦中度日,我媽媽仰頭問老天爺:為什麼這麼不幸的事情會落在我的孩子身上?我今生今世沒做過一件虧心事,為什麼要這樣懲罰我呀?

撕心裂肺的痛折磨著我所有的親人,我們所有的親人今生今世沒有做過一件壞事,老實本分,慈悲為懷,卻要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想想心裡好難受,像瘋了似的,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那時候我們不懂,只能進醫院治療,本來家裡很窮可以說已經家徒四壁,這樣一來更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而且弟弟一犯病就罵人。不犯病的時候外人還以為他是正常人呢,因為弟弟愛乾淨,經常把自己收拾的很俐落,陌生人見了看不出他的不正常。但一犯病就亂罵人,結果就被過路人打,可憐的弟弟捱過多少人的打。

有一次被我們派出所新來的一位民警路遇弟弟犯病亂罵人,他二話不說上前就打,打的倒在血泊中爬都爬不起來。

別人看到後趕緊告訴我媽媽,因我媽媽在舊社會時纏過腳的,腳很小,媽媽聽了弟弟被打的訊息後跌跌撞撞地趕過去,看到弟弟滿身是血,地上也都是血,可憐的媽媽跪在弟弟身邊的血地上扶弟弟起來,弟弟仍然一動不動地躺在血泊之中,媽媽只好無助地求路過的好心人幫抬弟弟回家。

由於這麼多年以來附近的鄰居都知道弟弟的病,怕擔當責任而都不敢幫忙抬弟弟。無奈而無助的媽媽只好從中午開始跪在弟弟身邊照顧他,直到我倆哥哥晚上從地裡回來才把弟弟抬回家。

由於沒有條件送醫院治療,只能簡單地用水給弟弟洗洗。經歷這次的創傷造成弟弟持續近一個月時間沒辦法下床運動,身上又腫又痛還不願意吃藥。這樣不幸的遭遇時常發生在可憐的弟弟的身上,打人者打完了轉身走人不顧後果。生活原本就很貧窮,卻窮得都得不到安寧,弟弟得不到保護。

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患上氣管炎,因為沒有錢看病,而且孩子又多連飯都吃不飽,結束在大年三十的早上離開了我們,撇下媽媽和我們相依為命,遺憾的是12年前媽媽也離開了我們。

從此,弟弟一個人獨自生活,哥哥給買麵運水,家裡沒有安裝自來水管,要到村裡放水的地方買水吃,就這樣煎熬著過日子,可是這麼艱難的日子都有人不放過。

在2018年的第一場大雪的一個晚上,就是元月十號左右吧,深夜一兩點鐘有人在我弟弟的門外打門,踢住的房子的牆,是土做的牆,弟弟有精神障礙,睡不好,聽到有人打門,還在門外叫叫罵罵,弟弟嘮嘮叨叨地邊埋怨邊開門看看是誰?

門一開,看到兩張熟悉的面孔,原來是自家的堂哥和他的兒子,弟弟還問了一句:你們三更半夜不睡覺冒著大雪來這裡幹嘛?

邊說邊邁進門檻想關門,結果堂侄上前一把抓住我弟弟的領口出手就打,弟弟還沒反應過來就倒在地上了,堂侄進門拿了鐵掀朝著弟弟猛打,本來弟弟就瘦的皮包骨頭哪經得起這樣的毒打,暈了過去不省人事。

等他有知覺時身邊的血已經染紅了一大片白雪,他想站起來,但嘗試了幾次都站不起來,再動一動腿,感覺骨頭斷了,他拖著斷裂的腿,只有皮肉帶著沒有掉下來的腳,爬呀爬,爬回了家,又爬上了床,血流不止,染紅了被子床墊,流到了地上。
第二天早上雪蓋住了所有的罪證,沒人知道這個寧靜的夜晚發生在可憐的弟弟身上的恐懼無助的一切。

一天過去了,兩天,三天,沒人知道,弟弟又餓又冷,又渴,又從床上爬下來,爬在院子裡吃雪,只要聽到門外有人路過,他就呼喚,但聲音太小了,別人就是聽到都不敢進去啊。

我大哥住的離弟弟家不遠,心想幾天沒見弟弟出門了,可能是怕冷吧。大哥有氣管炎,到了冬天身體很不好,走一步路都喘不過氣,還想去掃弟弟門前的雪。

他前幾天路過弟弟門前,看到有很多血,也沒多想,以為是狗呀貓呀打架打傷的。剛走到弟弟家門口,聽到弟弟微弱的聲音,他推開門看到,弟弟在抓著雪吃,忙上前去扶,發現一隻腳都是紅的,血都乾了,再一看腿骨斷了。

大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叫了三哥和鄰居,又打電話報警了,親人把弟弟送進了骨科醫院,可憐弟弟不配合醫生,又轉到精神病院先治頭腦,半個月過去了,精神病治的差不多,可是卻沒辦法做腿的手術,醫生說傷口太大,又轉院。

半個月過去了,傷口腐爛嚴重,這家醫院又不接收,嫌傷口太大沒辦法做手術,又被迫轉院。當時我們破碎而絕望的心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真的是心像刀割一樣疼。

感恩菩薩慈悲保佑安排,我外甥介紹靜待花開師兄給我認識,師兄知道我的情況後,安慰我說:這一切都是因果報應,你要好好學佛念經,真的很靈驗,精神病是念一個好一個。

那個時候才知道佛法可以改變命運。

抱著救弟弟的想法,讓我幸運地走上了學佛改變命運之路。師兄免費結緣給我經書、光碟、計數器,和紅袋。我拿到經書後如飢似渴地看了起來,試著念經做功課,可是怎麼念都念不順,結結巴巴地念不起來,心裡好難過,哭著對自己說:再難念也得好好念,因為佛法能救弟弟。

靜待花開師兄說過“念一個,好一個”。衝著這句話,再難也要念。

冬天的四五點鐘,天很黑,我一個人睡一張床,我就把被子披著念,一個字一個字地念,有些字不認識,就邊拼音邊念,《大悲咒》一個小時才念一遍,剛開始念得很吃力。還是那句話,為了我弟弟,再難也要堅持。

一個星期後吧,我結結巴巴的念完功課,想在床上躺一會,剛往床上一躺,眼睛一迷,就感覺到,一股白氣照著我,我就躺在白氣下面,幾秒鐘,白氣沒有了,我一骨碌爬起來,感覺是菩薩媽媽加持我了。

我連忙告訴師兄,師兄也說是的。我好高興,之後的念經一天比一天順暢了,一個月下來,我居然能流利地念經了,還能背出來幾部短的經文。

就這樣,我每天堅持做功課,一個月後,我想著一定要念經文組合為弟弟消業還債。因為得聞佛法時間短,救弟心切,師兄說經文組合念消業還債的數量比例最起碼要1:1(即我自己的經文組合不少於給其他人的)來念。

在剛接觸佛法時我許願:一個月吃兩天素,每天聽師父的錄音。在學佛群裡學習了一段時間後,看到師兄們這麼精進,我也要向他們學習,於是又許了終生吃全素的大願。

剛學佛時的放生沒有許願,之後聽師兄說要許願。因弟弟的情況比較特殊,於是我為弟弟許願:放生五千條魚為弟弟做功德。到現在為止已放了四千多條。

弟弟幾經周折,第一次做牽引,第二次做手術打鋼板,順利地做完兩次手術。因為沒有錢住院,醫生說可以回家養傷,我們哪裡還敢把我弟弟送回老家住呀,擔心萬一哪天晚上他們又去打我弟弟,被人家打死在家裡,公安局都沒有辦法,我們又找不到證據。

出於保護好弟弟人身安全的想法,在那天出院時,我和姐姐商量要給弟弟找屋子,我在心裡不斷地虔誠地祈求菩薩媽媽慈悲保佑姐姐能順利找到一間屋子。

但哥哥就想把弟弟送回老家,說城裡住著費錢呢。我聽了都快急死了,姐姐跑東奔西地在找屋子,我雙手合十祈求菩薩媽媽慈悲保佑,一直求啊,求啊,祈求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媽媽慈悲保佑姐姐能找一間屋子,哭著和菩薩媽媽說了好多話。

兩個小時過後,姐姐打電話給我說找到了一間屋子,一百五十元一個月房租,她只需打掃清理一下就可以住了。無限地感恩啊,我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了。

趕緊雙手合十感恩菩薩媽媽慈悲救了我的弟弟,更讓我們破碎的心得到了無比的寬慰。之後弟弟每兩天換一次藥,三個月過後,醫院檢查下來,連醫生都不敢相信,我弟弟的腿傷好得這麼神奇。

深入閱讀:

如何念經? (附計數器)

超渡不求人–什麼是小房子?

醫生說:我在醫院做過多少次手術,沒見過傷口竟然恢復得這麼好,還問是誰伺候我弟弟的?哥哥說二姐照顧的,醫生走到我姐姐跟前,深情的說:你了不起啊!你每天都給他吃的什麼呀?把這麼嚴重病人,讓傷口恢復得如此好。我們知道這都是菩薩媽媽慈悲救了我弟弟。

弟弟現在腦袋很清醒,知道和我們拉家常,知道心疼哥哥姐姐為他付出的辛勞,經常安慰姐姐多休息,吃飽點,別餓著。還能坐在輪椅上幫助房東買廢品,甚至房東都叫我弟弟給他記數算帳了。

我們所有的親人真是太高興了,太法喜了,破碎的心,終於得到了安慰。我姐姐一家人都在修學觀世音菩薩法門了,非常感謝大悲大悲觀世音菩薩媽媽的慈悲救助和保佑,感恩恩師慈父的諄諄教導,感謝兩位師兄的關心。弟弟的第三次手術準備就要做了,他現在能慢慢地自己做飯吃了。

在這裡,我特別要感謝靜待花開師兄和其他的幾位師兄,雖然我們素未謀面,但她們不辭辛苦,不遠萬里, 在冰天雪地的大冬天,從外地專程開車來到我們這裡,給姐姐家設佛台。

一路在雪地上顛簸,到了姐姐家,一口水都沒喝,就忙著設佛台,佛台上所有的佛具都是師兄們免費結緣給我們的。師兄們助緣完設佛台的儀式後,接著又開車趕路了。

真的是一口水沒喝,一口飯沒吃啊,師兄們寧願大冬天的只喝自己拿來的礦泉水和吃方便麵,也不給我們添麻煩和破費。雖然我在外打工,不在家裡,姐姐打電話給我說了情況,我被師兄們的慈悲和無私奉獻的善舉感動得淚流滿面,這就是師父常常教導我們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啊。

感恩觀世音菩薩媽媽慈悲保佑讓我們有幸遇到這麼好的法門和師父,師父無我利他的付出,師兄們無私的付出,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學佛?

我的分享到此結束,希望我的分享能讓還在猶豫不決的師兄們能夠早日樹立起學佛的信心,讓更多有緣眾生能夠破迷開悟、離苦得樂!讓更多的有緣眾生得聞佛法開啟智慧,破迷開悟,相信佛法,深信因果,斷惡修善,信佛念經!

感恩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

感恩恩師師父!

我在分享中如有不理不如法之處,懇請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慈悲原諒,十方三世諸佛及龍天護法菩薩慈悲原諒!

感恩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