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心静莲

感恩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

感恩龙天护法菩萨!

感恩恩师慈父!

感恩师兄们!

我是2020年2月17日开始接触心灵法门的,刚学佛没几天就有幸听了师兄的分享,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师兄的精彩分享、真诚忏悔,对我的内心触动非常大,所以我将这几月来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亲身经历分享给大家,希望我的分享能让更多的有缘人早日得闻佛法,破迷开悟。

一:学佛前突发疾病,我被医院确诊得了胰腺肿瘤

2019年11月13日,在工作中我突然肚子疼痛难忍,脸色煞白,浑身无力,上厕所时排泄不止,不一会儿就浑身发冷,眼睛一黑,不省人事,昏厥在地。休克大概几分钟后,我被冰冷的地砖冻醒,慢慢睁开眼睛恢复意识,整个身子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我用尽浑身力气向楼下的同事呼救,同事看到眼前的情形吓呆了:脑门上摔起一个大包,淤青清晰可见,嘴里流着血,脸上也是血迹斑斑。后来才知道是牙齿把舌头磕破了。十多分钟后,闻讯赶来的老板娘火速开车送我去医院急救。

途中我十分难受,吐得一塌糊涂,虚弱无力的我呻吟著说不了话。经过医生详细检查和加强CT以及核磁共振检查,显示确诊我胰腺上长了一个2公分大的肿瘤,医生说肿瘤的位置很特殊,长到了靠近心脏的位置,必须要进行手术切除。我听了如雷轰顶,仿佛天要塌了下来,怎么办?我怎么也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残酷现实,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11月14日办理住院手续,经过一个星期的术前准备,专家们一致决定将手术定在11月22日上午九点进行。手术当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个小时之后,手术非常成功。切除的胰腺肿瘤经过化验鉴定很庆幸是良性的,我全身插满了管子,嘴里吸著氧气,身上的刀口长达15厘米(公分),缝了整整12针。颈部动脉处也打开一个洞,用来输液,腰部两侧各打一个洞,放著引流管排液体,下面还插著导尿管,身子一动也不能动,一连七天滴水未进,只能靠输液维持营养。嘴巴干裂,只能用棉签和黄瓜片沾水,更要命的是鼻子里插著一根长管子通向胃部,特别难受,连咽口水都十分地疼,真的是活受罪啊!当时的伤痛至今历历在目。真像师父所说,生命就在一呼一吸之间,一觉醒不过来就是阴阳两隔啊!

二:出院后精神开始忧郁,有自杀倾向

14天后,在医护人员和家人的精心照料下,我出院了。第一次拆线拿掉一根左侧的引流管,身上还留着右侧的一根引流管,回家休养仅仅九天后又突发高烧,呕吐不止,再次送医院住院治疗。临走前我那天突然想起来把菩萨妈妈的挂坠放进了包里,在医院里我把它放在枕头底下,每天祈求菩萨保佑让我早一点康复。

医生CT检查腹部的时候,发现腹腔里面有很多的积液,主治医生当即决定第二天做穿刺手术。当晚临睡前,我把菩萨妈妈挂坠紧紧地握在手里,心中默默祈求:“菩萨妈妈,请保佑我不要做穿刺,我不想再受这样的折磨了。菩萨妈妈,您救救我呀!”第二天,主治医生再次检查我的积液情况,CT机器滚动照射著肚子反复查看,主治医生惊奇地发现昨天大如一个足球似的积液,今天居然变成鸡蛋大小的面积了。主治医生走过来高兴地对我说:“恭喜你小蒋,你不用做穿刺了,推回病房好好输液休养吧!”

当时我以为是自己幸运,学佛后我才明白:这一切都是观世音菩萨妈妈冥冥中慈悲加持保佑我啊!感恩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妈妈!

在医院里我每天除了输液、打针、抽血、雾化、吃药,一天还要好几次测血糖,十个手指和胳膊扎得都是针眼,每晚睡觉翻身,引流管都压得十分疼,浑身疼痛侵蚀着我的身体,天天苦不堪言。再次出院回家后,每天睡眠质量特别不好,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借助安眠药也无济于事,后来甚至到了无法入睡的地步,气色越来越差,面黄肌瘦,体重急剧下降,每天浑浑噩噩,自言自语。后经医生诊断和仪器检测,我得了中度忧郁症,开了一堆抗忧郁和焦虑的药。吃了那些按照医生开的剂量药,我的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人越来越迷糊,天天胡言乱语,大脑不受控制做一些奇怪的惊悚动作。吓得老公和孩子们天天寸步不离地看护着我。

腊月二十三开始病情越发严重,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那样,言行和举止完全不受控制,说出来的话疯疯癫癫特别吓人,时刻准备离开这个世界,做离开之前的打算,有时清醒有时迷糊,语言和行为不能一致,有时突发惊悚地尖叫,有时还会发疯似地伤害自己。老公吓得带我去苏北医院找专家看,到达医院电梯口,我又一次情绪失控地突然尖叫。见到主治医生,他帮我查看了刀口,认真而又无奈摇头说我刀口伤疤恢复得很好,是精神上出问题了,不属于他们科室看的范围,建议我去神经科或五台山精神病院住院治疗。老公万般无奈之下带我回乡下找大仙看病,当晚回到家我依然烦躁不安,胡说八道,疯疯癫癫的样子。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顶着寒气,满头满脸都是白霜骑车赶来看我,望着爸爸布满血丝的眼和消瘦的身体,我既难过又无奈。为了我,我年迈的父亲担惊受怕,吃不好睡不好,我对不起您!那一刻我对爸爸充满了愧疚,我嚎啕大哭,我恨自己为什么会得了这样的怪毛病?我不明白:自己心地善良,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何受这般病痛折磨?后来通过学习心灵法门才知道原来是有灵性,是自己业障深重,上辈子造的孽、欠下的债,又或者是今生的业障爆发,所以要用肉体和精神上的病痛折磨来偿还。

四:神志不清的我投河自尽未遂

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总是在胡思乱想,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回忆之中。这些年夫妻俩历尽坎坷,一路跌跌绊绊,做啥亏啥,诸事不顺,赚不到钱,如今我又生病住院开刀花费了很多钱,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心中万念俱灰,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没有精神支柱可以支撑我每况愈下的身体,我对不起爸妈,对不起老公,更对不起孩子……脑子里不时会蹦出个邪恶的声音一直在指引我,鬼使神差走到河边。就在我的头快要被淹没,身子迅速往下沉的时候,突然有个响亮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谁让你做傻事的?你赶紧上去,不派你死啊!”浑身一个机灵,一下子清醒反应过来,出于求生本能,我抬起右手大喊一声“菩萨妈妈救我”,感觉那个声音好苍老,不像我的声音。随之耳朵“啪”地一声响,四周都是水的湖面有个树枝条在我左手腋下,我一把紧紧抓住,使劲地扑腾扑腾拼命划,终于划到了浅水岸边,感觉身子好沉好沉,因为睡衣是棉质的特别吸水,所以吸进很多很多水。跌跌绊绊爬上岸,赤着脚往回走,只觉得一离开水就浑身冷得直哆嗦,瑟瑟发抖。

回到家没有人发现我,我呆呆地在马桶盖上坐着,又靠着墙坐一会儿。实在冻僵了,我想着洗脸,可是水龙头怎么也打不开水?天渐渐亮了,地上全我湿漉漉的脚印,我打开灯,老公被突然刺眼的灯光惊醒,看到我披头散发浑身水淋淋的,吓得一跃而起,他惊恐万状,叫来婆婆。据他们说,我头上还有河草,身上很脏,脚上还流着血。婆婆和老公更是心疼不已。事后老公说我的声音颤抖变形得很是吓人,通过学佛后我才明白那些行为并非是我自己,而是灵性控制住我的意念了。我在冰冷的河里喝下那么多冰水,站在水里浸泡了那么长时间,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安然无恙得像个正常人,这已经是不正常了。

仅仅过了一个晚上,我的病又犯了,莫名地狂躁不安,不停地胡言乱语。找了村里有名的老中医,又去找了大仙都没有效果,打针灸、吃药、喝脏兮兮的香灰水,我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大家都当我是个神经病,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谁也爱莫能助,谁也无法解决我的痛苦。通过学佛后才知道,原来通灵人是跟鬼说话,至今想起来都惊悚害怕,噩梦般地回忆。悔不该找通灵人,不学佛不懂真的无知可怜啊!

随后的日子只要太阳落山后我就身子开始发寒,躺在被子里只要闭上眼睛就脑海里出现惊悚的画面,怎么也睡不着。奇怪的是白天照样有精神,还能做力所能及的家务事。到了腊月二十七下午病情再次加重,躺在床上不停地胡说,一阵檀香飘过,我让家人替我准备后事。当时痛苦至极的我听不进任何人的劝告,头脑一片空白,居然一下子拽下了引流管,因为拔掉引流管要等管子里完全没有液体了才可以拔,而且还要做CT检查才能确定,否则有生命危险。如今引流管被我拔掉了,全家人都吓得不知所措,哭成一团,整个房间都布满了悲伤的气氛!

家人赶紧火速送我去人民医院急救,弟妹与我视频对话,我看到镜头里自己的样子很是狰狞害怕,一点也不像我,我眼睁睁看着女儿替我穿衣服、裤子、袜子,我软弱无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是老公急得抱起我往门外走,走到院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力气很大,死命拽住门框不愿意走,众人扒开我的手,老公说我特别沉,一个95公斤多的大男人人居然抱不动重50公斤左右的我。一路上老姑姑和大姑姐一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我,而我一刻也不消停依然胡言乱语,浑身淌汗,里面所有的衣服都湿透,神志不清的我还疯狂地掐我老姑,打我自己,伤害自己揪头发,卡脖子。行为举止一点也不受控制!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却让我经历了最痛苦最难熬的时刻,靠在老姑姑身上有气无力,她喂我喝水,我也将水吐出来,身上流的到处都是水。就在头痛欲裂、呼吸十分困难的时候,我再次闻到了一阵檀香的味道。大家看到我快不行了,他们赶紧先送我到市人民医院急救,随后又带我去苏北医院。奇怪到了苏北医院2号楼八楼上,我一下子头脑很清醒,像个正常人一样回忆起在医院里开刀住院的所有情景,点点滴滴都记忆犹新。医生帮我查看了伤口,并用消炎水清理一下,幸亏没有流血也没有液体流出。

这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堂弟买来了盒饭,我居然主动要求吃饭喝汤,口中说道:“我要吃饭,我要好,我要加油。”通过学佛才明白,这是观世音菩萨妈妈救了我。唉!人呐只有尝到了苦,而且是很苦很苦的那种,心中没有任何指望的时候,才会想到向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求救。再次感恩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妈妈救我一命,让我又拥有了健康的生命!

五:佛法难闻今已闻

2月17日那天,一位大哥像往常一样早早就给我发来正能量的早安信息,我向大哥说起了我的烦恼事。没想到大哥听完了我的叙说,他说我身上有灵性,让我抓紧时间学习熟读经文,然后他帮我联系我们附近的同修。巧的是第二天周姐姐也联系上了我,她询问我的近况,因为之前跟周姐一直很投缘保持联系的,我打心眼里非常信任她,所以一股脑把生病以来所有发生的前前后后的事都详细地告诉了周姐姐。姐姐第一反应是特别惊讶,然后说感恩菩萨妈妈慈悲救了我,说著跟大哥相同的话:有灵性上身了,赶紧抓紧时间熟读经文。当时的我什么都不懂,看着经书上的繁体字读起来磕磕巴巴这么拗口,我失去了信心,一筹莫展。

很快大哥帮我联系了附近的师兄,当天下午董师兄冒着刮大风的天气,亲自过来手把手地教我读经文。我见到她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似地述说着我的难受症状。她笑着对我说:“师兄不要怕,比你严重的师兄都好了,只要你坚定信心,相信观世音菩萨妈妈一定能救你,你好好念经,病很快就会好了。”我半信半疑地问:“真的吗?可是我不会读,读得别扭,不通顺,也没耐心读呢!”师兄微笑着给我做示范:看着拼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她说:“你们年轻人学得快,人家好多不识字的师兄还会念经呢!她们跟著录音一遍遍地读,只要用心没有学不会的事。你心不要急,慢慢来哈!”然后又教会我怎么放置经书,怎么念功课,怎么念小房子。说来也奇怪,自董师兄走后我的精神立马好很多,早上还神志不清、头脑发昏、浑身无力难受的我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乖乖地站在佛台前,虔诚地手捧经书,一句一句慢慢读起来,当晚睡觉眼睛也能闭上了,不再惊悚害怕,心口也不再发黑,也不再胡言乱语了,这更加坚定我的学佛信心。第二天六点不到就起来读经文,给菩萨妈妈上香,求观世音菩萨妈妈加持我,让我尽快熟读会背经文,每天规定自己功课3遍大悲咒,7遍心经,1遍礼佛大忏悔文,然后再逐渐增加。那几天师兄们纷纷给我发链接,让我多听师父的《白话佛法》,多看师父的图腾视频和听开示。大哥还嘱咐多晒晒太阳,晒后背增加阳气,他还嘱咐我多念经还债消业障。虽然刚开始家人极力反对我吃全素,他们担心我的身体吃不消怕没有营养,可是我心意已决,不会动摇改变,学佛第三天便跟观世音菩萨妈妈发下大愿:“终生吃素,永不杀生,不吃活的动物和海鲜,戒五辛守五戒十善,许愿放生1800条鱼。”可喜的是,在我学佛一个多月后师兄们帮我如愿顺利地设了心灵法门的佛台,把观世音菩萨妈妈请回了家,每天虔诚叩拜。功课现在每天大悲咒49遍,心经49遍,短的小经文都是21遍以上,礼佛大忏悔文5遍。当我心里烦躁不安的时候,读师父的《白话佛法》马上就能想通想明白,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给我指引方向,不迷惘,我就像一只迷途的小羊找到了回家的路。现在的我身体恢复得一天比一天好,老公非常地支持我,家人也是非常地支持我,他们只要我身体好就会十分地开心和欣慰。

深入阅读:

如何念经? (附计数器)

超渡不求人–什么是小房子?

在此,感恩我的家人在我生病期间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感谢我老公对我的不离不弃!感谢社会各界好心人士为我展开的两天慈善筹款,让我在医院里解燃眉之急!感谢这么好的法门殊胜无比,这么多师兄亲如一家人!真的是每天法喜充满。想想学佛之前业障大爆发,连医生和通灵人都救不了我,唯有心灵法门让我重获新生。希望听到我分享的新老师兄们一要坚定信念,好好学佛修心,真修实修;希望犹豫不决的师兄们能够早日树立起学佛的信心,让更多有缘众生破迷开悟,离苦得乐,闻佛法开智慧,相信佛法,深信因果,断恶从善,信佛念经!

我的分享结束了,分享中如有不如理不如法的地方,请观世音菩萨妈妈慈悲原谅,请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和龙天护法菩萨慈悲原谅,请恩师慈父慈悲原谅,请师兄们批评指正。我自己的业障自己背,不让师父背,不让师兄们背。感恩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