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宁波 同修

 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其实,我很想把这一段经历,深深埋藏在记忆里,不去触碰,不去回忆。或是想像著,有一天它能烟消云散,完全消失在我的记忆里,就如没有出现过。但我更知道,你越逃避,它越成为你的障碍。你唯有接纳它,面对它,拥抱它,感恩它,才有能力去放下它。

在那段长达近十个月的黑暗时光里,我几乎是一次经历了前半生所有磨难的总和,流干了近前半生所有的泪。

我从来没想过,一直身康体健,感冒都少有,几乎不去医院的我,一住院,得到的却是面临死亡的判决。连每个女人都经历过阵痛的临产,我都是在几乎无痛的情况下完成的。我至今依然记着那时医生、护士和产妇们羡慕的目光。

我曾一度以为,幸运可以陪我一生。

我也从来没想过,一直享受着家人疼爱,朋友宠护,众人羡慕的半生,却在我捧起经书的那刻起,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围剿。他们无法接受一位曾经美丽优雅,智慧从容,享受人生的人,却一改常态,没日没夜,吃素诵经。他们无法理解,在最需要营养的化疗期间,却发愿吃素;明明可以用医学去解决的问题,却相信学佛念经。

孩子在他的空间里留下欲言又止的一句:妈妈,我爱你,过去的时光,不再归……他怕伤及到我,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却不敢吐露半分。痛及深处时,只敢向他的心理老师倾诉,“我曾经最爱的智慧美丽的妈妈,不见了。我不喜欢妈妈没日没夜念经的样子,但她是我的妈妈,我不能不爱她。”

整个家族的人都在摇头,那个曾经聪明美丽,温文善良,一直让人放心的孩子,出问题了。他们甚至商量著,准备带我去精神病医院。唯一支持我的,是我的妈妈,在我无法抽身的背后,偷偷地帮着我去放生。

我也曾一度以为,爱可以是长久的。

我已经回忆不起,有多少个日子四五点起来,偷偷念经;

我回忆不起,那些把经文偷偷藏在口袋里,夹在书本里,开着电视,心中却一遍遍默念经文的日子;

我也回忆不起,当化疗的点滴一点点打入我身体时,我听着百人大悲咒,狠命念著大悲咒的样子。

人在经历痛苦的当时,是不会感受到身体的细微变化。因为让你痛的,不光是身体,更多是来自精神的折磨。

只有在痛过后,当后来度化的病友谈及她的治疗时,我才了然,原来那段日子,菩萨在我背后,给了多大的力量。

当病友说,她当时的白细胞只有2000左右,从医院出来时,人是横著走的,因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才了然,何以我的白细胞只有700,却能上6楼气不喘心不慌?

当病友说,她第一次化疗就吐著天昏地暗时,我才了然,何以我经历8次,却能安然度过?

当病友说,那个升白针打得她连骨头都痛时,我才了然,何以我几乎连痛感都没有?
何以我可以在手术后半个月内,却和佛友们一起去放生?

何以我在治疗期间,所有人见到都不觉得我是病人?

何以我可以在经历黑暗时,却有力量支撑着我,一步一步走下去?

我没有法力,也没有任何神功可以护体,唯一的,是菩萨的慈悲,经文的神力,佛法的伟大。

沙滩上,有两行深深浅浅的脚印,一左一右,一大一小。

佛指著那两行脚印,对女孩说,“孩子,那个小的脚印是你的,大的是我的,你在行走的时候,我一直在你身边。”

女孩指著不远处的那行脚印问,“可是为什么,这一段只有一行脚印呢?是您离开我了吗?”

佛说,“孩子,那一段是你最痛苦,最无助,最艰难的日子,那个时候,我把你扛在了背上,是背着你走的。”

佛说,我的手一直伸向着你,从不曾离开。

苦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能在苦难中汲取力量;

黑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能在黑暗中找到信仰;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后,灵魂会归于哪里?

如果幸福不曾让您觉醒,便会降以烦恼;如果烦恼不曾,便降以痛苦;如果痛苦不曾,会降以疾病;如果疾病不曾,便降以生死。
你遇到的所有人,经历的所有事,都只是为了呼唤你,让你彻底地醒来。

学佛三年半后的今天,我依然感恩。

感恩在我经历磨难时,选择了醒来;
感恩我面对不解与打压时,选择了坚持;
感恩我在黑暗中,找到了光亮与明灯。
经历死亡,让我明白生死是空;经历情感的起伏,让我明白情爱是空。

所有的相遇,只是一种偿还,来时空空,去时亦是空空,除了灵魂,其他都是行李。

唯有经历,才能看破放下。

我再不愿一次次回来,做你的妻子,做你的丈夫,做你的孩子,做你的朋友,做你的食物,做你砧板上的肉,待下油锅的鱼。

我再不愿在轮回中,去完成一次次的欠与还;今生的拥有,得到,便是来世的偿还,失去。再深情刻骨的爱,只是前生未了的缘与债,而已。

我再不愿在业力中,去经历六道的轮回。

我清晰记得,看到的一位佛友的分享:梦中有人告诉她,若继续轮回,此生所得功德皆化为人天福报,下世她会投个有钱人,三世后将投身屠夫,永世不得翻身。

那个分享,一字一句都敲在我心里。

即便下世我能投身有钱人,拥有惊世容貌,又怎样?我不能保证,我有足够的智慧可以守住戒律,那么,那些丰厚的金钱便是我再造杀业的武器,而惊为天人的容貌,便会让我再欠下轮回的情债。

我不能保证,下一世我还能闻得佛法,得遇明师。

当我慢慢地走出小我,尝试着写出更多的法布施,在一场接一场的语音布施,图文布施后,我的声音变了,容貌变了,孩子理解了,身边的善缘越来越具足了。

就在我准备写此文的前天凌晨,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有位气质优雅的女子,微笑着和我说,“正等着你们一起走呢。”

深入阅读:

如何念经? (附计数器)

超渡不求人–什么是小房子?

我不知道,她将带我们去哪里,只看到一个个的队列,不少人排队等侯著。有人和我说,“你的身份证呢?”

我拿出了身份证,可就在那霎,身份证变了,上面出现了一个数字“37”,我正疑惑间,有意念告诉我:孩子,这是你的名次,以功德和境界而排的名。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奇蹟的话,那么,奇蹟只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我用三年半的时间,把自己的灵魂从黑暗走向了光明。如果我可以做到,看到此文的每一位,您们都可以。

如果信,请深信;如果行,请坚定。

您会发现,走着走着,天就亮了;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当您的手可以触碰到天上那抹绚烂的彩霞时,您会感谢,所有付出过的努力,受过的伤,承受过的委屈,经历过的苦难,那都值得。

人间,只是您的过路,并非归途。

感恩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及龙天护法!

感恩恩师!

分享中若有任何不如理如法处,敬请慈悲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