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寧波 同修

 走著走著,花就開了

其實,我很想把這一段經歷,深深埋藏在記憶裡,不去觸碰,不去回憶。或是想像著,有一天它能煙消雲散,完全消失在我的記憶裡,就如沒有出現過。但我更知道,你越逃避,它越成為你的障礙。你唯有接納它,面對它,擁抱它,感恩它,才有能力去放下它。

在那段長達近十個月的黑暗時光裡,我幾乎是一次經歷了前半生所有磨難的總和,流乾了近前半生所有的淚。

我從來沒想過,一直身康體健,感冒都少有,幾乎不去醫院的我,一住院,得到的卻是面臨死亡的判決。連每個女人都經歷過陣痛的臨產,我都是在幾乎無痛的情況下完成的。我至今依然記著那時醫生、護士和產婦們羨慕的目光。

我曾一度以為,幸運可以陪我一生。

我也從來沒想過,一直享受著家人疼愛,朋友寵護,眾人羨慕的半生,卻在我捧起經書的那刻起,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圍剿。他們無法接受一位曾經美麗優雅,智慧從容,享受人生的人,卻一改常態,沒日沒夜,吃素誦經。他們無法理解,在最需要營養的化療期間,卻發願吃素;明明可以用醫學去解決的問題,卻相信學佛念經。

孩子在他的空間裡留下欲言又止的一句:媽媽,我愛你,過去的時光,不再歸……他怕傷及到我,一個人默默承受著,卻不敢吐露半分。痛及深處時,只敢向他的心理老師傾訴,“我曾經最愛的智慧美麗的媽媽,不見了。我不喜歡媽媽沒日沒夜念經的樣子,但她是我的媽媽,我不能不愛她。”

整個家族的人都在搖頭,那個曾經聰明美麗,溫文善良,一直讓人放心的孩子,出問題了。他們甚至商量著,準備帶我去精神病醫院。唯一支持我的,是我的媽媽,在我無法抽身的背後,偷偷地幫著我去放生。

我也曾一度以為,愛可以是長久的。

我已經回憶不起,有多少個日子四五點起來,偷偷念經;

我回憶不起,那些把經文偷偷藏在口袋裡,夾在書本裡,開著電視,心中卻一遍遍默念經文的日子;

我也回憶不起,當化療的點滴一點點打入我身體時,我聽著百人大悲咒,狠命念著大悲咒的樣子。

人在經歷痛苦的當時,是不會感受到身體的細微變化。因為讓你痛的,不光是身體,更多是來自精神的折磨。

只有在痛過後,當後來度化的病友談及她的治療時,我才了然,原來那段日子,菩薩在我背後,給了多大的力量。

當病友說,她當時的白細胞只有2000左右,從醫院出來時,人是橫著走的,因為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我才了然,何以我的白細胞只有700,卻能上6樓氣不喘心不慌?

當病友說,她第一次化療就吐著天昏地暗時,我才了然,何以我經歷8次,卻能安然度過?

當病友說,那個升白針打得她連骨頭都痛時,我才了然,何以我幾乎連痛感都沒有?
何以我可以在手術後半個月內,卻和佛友們一起去放生?

何以我在治療期間,所有人見到都不覺得我是病人?

何以我可以在經歷黑暗時,卻有力量支撐著我,一步一步走下去?

我沒有法力,也沒有任何神功可以護體,唯一的,是菩薩的慈悲,經文的神力,佛法的偉大。

沙灘上,有兩行深深淺淺的腳印,一左一右,一大一小。

佛指著那兩行腳印,對女孩說,“孩子,那個小的腳印是你的,大的是我的,你在行走的時候,我一直在你身邊。”

女孩指著不遠處的那行腳印問,“可是為什麼,這一段只有一行腳印呢?是您離開我了嗎?”

佛說,“孩子,那一段是你最痛苦,最無助,最艱難的日子,那個時候,我把你扛在了背上,是背著你走的。”

佛說,我的手一直伸向著你,從不曾離開。

苦難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未能在苦難中汲取力量;

黑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未能在黑暗中找到信仰;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後,靈魂會歸於哪裡?

如果幸福不曾讓您覺醒,便會降以煩惱;如果煩惱不曾,便降以痛苦;如果痛苦不曾,會降以疾病;如果疾病不曾,便降以生死。
你遇到的所有人,經歷的所有事,都只是為了呼喚你,讓你徹底地醒來。

學佛三年半後的今天,我依然感恩。

感恩在我經歷磨難時,選擇了醒來;
感恩我面對不解與打壓時,選擇了堅持;
感恩我在黑暗中,找到了光亮與明燈。
經歷死亡,讓我明白生死是空;經歷情感的起伏,讓我明白情愛是空。

所有的相遇,只是一種償還,來時空空,去時亦是空空,除了靈魂,其他都是行李。

唯有經歷,才能看破放下。

我再不願一次次回來,做你的妻子,做你的丈夫,做你的孩子,做你的朋友,做你的食物,做你砧板上的肉,待下油鍋的魚。

我再不願在輪迴中,去完成一次次的欠與還;今生的擁有,得到,便是來世的償還,失去。再深情刻骨的愛,只是前生未了的緣與債,而已。

我再不願在業力中,去經歷六道的輪迴。

我清晰記得,看到的一位佛友的分享:夢中有人告訴她,若繼續輪迴,此生所得功德皆化為人天福報,下世她會投個有錢人,三世後將投身屠夫,永世不得翻身。

那個分享,一字一句都敲在我心裡。

即便下世我能投身有錢人,擁有驚世容貌,又怎樣?我不能保證,我有足夠的智慧可以守住戒律,那麼,那些豐厚的金錢便是我再造殺業的武器,而驚為天人的容貌,便會讓我再欠下輪迴的情債。

我不能保證,下一世我還能聞得佛法,得遇明師。

當我慢慢地走出小我,嘗試著寫出更多的法布施,在一場接一場的語音布施,圖文布施後,我的聲音變了,容貌變了,孩子理解了,身邊的善緣越來越具足了。

就在我準備寫此文的前天凌晨,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有位氣質優雅的女子,微笑著和我說,“正等著你們一起走呢。”

深入閱讀:

如何念經? (附計數器)

超渡不求人–什麼是小房子?

我不知道,她將帶我們去哪裡,只看到一個個的隊列,不少人排隊等侯著。有人和我說,“你的身份證呢?”

我拿出了身份證,可就在那霎,身份證變了,上面出現了一個數字“37”,我正疑惑間,有意念告訴我:孩子,這是你的名次,以功德和境界而排的名。

如果說,這個世界有奇蹟的話,那麼,奇蹟只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

我用三年半的時間,把自己的靈魂從黑暗走向了光明。如果我可以做到,看到此文的每一位,您們都可以。

如果信,請深信;如果行,請堅定。

您會發現,走著走著,天就亮了;走著走著,花就開了。

當您的手可以觸碰到天上那抹絢爛的彩霞時,您會感謝,所有付出過的努力,受過的傷,承受過的委屈,經歷過的苦難,那都值得。

人間,只是您的過路,並非歸途。

感恩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及龍天護法!

感恩恩師!

分享中若有任何不如理如法處,敬請慈悲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