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加坡 朱安琪

 

感恩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

感恩諸位佛菩薩及龍天護法!

感恩恩師盧軍宏台長!

感恩大家!

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是觀世音菩薩和心靈法門幫我成功渡過三,六,九的關劫。

我從2015年開始跟著盧軍宏師父學佛修。幾年學佛的路上都順順利利,有求必應的菩薩媽媽在每件事上都給我很大的加持與祝福。但就在2017年尾。我趕上三六九的關,業障爆發,接連發生意外。

2017年12月5日,我在開車的路上與一輛新加坡外交部的車子相撞。當時只是車頭損壞,雙方都平安無事,我知道是菩薩媽媽保佑了我。感恩觀世音菩薩!然而我的劫難卻並沒有到此為止。

在這起車禍之後不到兩個星期,12月17日我從修車廠取回車子第二天晚上,車子開到十字路口準備轉彎時,我突然聽到路人大聲尖叫。緊接著車上玻璃碎片落滿我全身,一輛電單車直衝上我左邊車門,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一位女生從我車的左邊飛落到車的右邊。我當時真被這一幕嚇呆了。我心中一面求觀世音菩薩,一面下車查看:只看到一位男生滿臉鮮血,眼睛突出,一動不動的直躺在地上,受傷的女生從另一處爬過來看男生的傷勢。我嚇得四肢發軟,連手機都打不開。

警察和救護車來後,我大腦一片空白,錄了口供就回家等消息。我不知道警方會如何判定這次交通事故,但是在新加坡交通法律都是偏向行人,一旦判定我是責任方,我將會面臨巨額的賠款,甚至刑事責任。

回到家我跪在菩薩面前痛哭,向菩薩媽媽求原諒。許下小房子,念經化解寃結與放生,並用一場法會的功德來化解這次的災難,希望菩薩媽媽原諒我。但是從車禍那天起,我沒一天好睡,只要眼睛一閉上,那血淋淋的傷者就會出現在我面前。我吃不下睡不著,天天過著受驚害怕的日子,只要電話一響,就怕是警方或醫院傳來不好的消息,情緒跌入谷底。

在等待警方調查的日子裡,那種壓力和無助真是難以形容,我不想把這件事告訴身邊的人,每天都是靠著聽師父的白話佛法度日。如果沒有白話佛法的能量和加持,也許我早就崩潰了。

有一天我看到白話佛法中的一句話:“人有誠心,佛有感應,一個人只要誠心改過,佛菩薩一定會有感應的”,當時我看到這段話時,師父法身立刻出現在我腦海裡,嚴厲痛罵我說:“無論是前世或今世種下的因,現得如此果報,為什麼沒有好好向菩薩媽媽誠心懺悔!”

我當下淚流滿面,痛不欲生。我立刻跪在菩薩面前痛哭懺悔,許下禮佛大懺悔文,懺悔前世種下的因,今世得如此果報。我才知道為什麼我念了那麼多經和燒了那麼多小房子,心中卻久久無法平復,就因為我只知道許願,念經和放生,但自己做錯事卻忘了向菩薩好好懺悔念禮佛承認自己的過錯。感恩師父法身再次救了我。

今年1月,我接到警局的回覆,他們說由於出事的路段沒有監控,目擊者口供不足,無法判定責任方,暫時不會向我提出任何起訴,但是會把案件交由法庭處理。警方要我做最壞的打算,因為交通事故中,新加坡法官都傾向判騎行者勝出,而且這次騎行者又受了重傷,我能勝出的機會只有20-30%。當時我的心情再次跌入谷底,痛哭自己前世種下的因,今世才受此車禍果報。

2月份我來悉尼(澳洲雪梨)參加法會。師父彷彿知道我心中的苦痛,親自給我灌頂加持。師父的慈悲讓我深感懺悔,發願我一定要好好的修,不能辜負師父的一番苦心。

我拼命念經懺悔。終於在今年4月份我收到警局的來信,表明因警方無法證明車禍發生的責任人是我,警方和法庭不會對我做出任何的起訴,判定雙放各自支付自己的保險與維修費。

深入閱讀:

如何念經? (附計數器)

超渡不求人–什麼是小房子?

感恩菩薩媽媽對我慈悲,感恩師父對我的不離不棄,讓我平安無事!

我在等待審訊期的半年時間,因為要養家糊口,決定去考徳士(編按:計程車,下同)執照。但是在新加坡考徳士駕照,陸路交通管理局都會查你的駕駛記錄,如果有嚴重的交通違規紀錄,就可以拒絕頒發徳士執照。我當時十分擔心這次車禍這麼嚴重,已經留下了案底,會影響我拿到徳士執照。我還有小孩要養,拿到這個徳士執照對我來說非常重要。這時我想到求觀世音菩薩。我針對考徳士駕照許願放生刀下魚500條,每次都親自駕車從新加坡去馬來西亞的市場買要被殺的魚,到附近的河裡放生,許了好幾波21張的小房子,每天念誦準提神咒108遍求菩薩保佑我順利考取徳士駕照。

新加坡的徳士考試不是很好考,我同時考了徳士執照和共享出租車的執照,通過三大法寶我兩個執照都順利拿到了。如果沒有觀世音菩薩的保佑,我出了這麼大的交通事故,又在候審期間,怎麼想都是不可能順利拿到出租車執照的。感恩南無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

這次車禍後,我急著想把出了車禍的車子賣掉。通過念經許願放生我很快就找到了一個買主,而且出價比我心目中的低價高出一千塊新幣,剛好夠我賠付保險公司的價錢。感恩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

從這車禍中,我得知讀白話佛法的重要性,法會功德讓我消災解難。我今天還好好的都是菩薩媽媽給的機會,感恩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慈悲保佑讓我大事化小。感恩恩師盧軍宏台長!感恩大家!